刘同尘:“诺贝尔文学奖”给莫言与给肖洛霍夫很相似

刘同尘:“诺贝尔文学奖”给莫言与给肖洛霍夫很相似
评莫言获 奖 后在高密答记者问之十七 莫言回答法新社记者提问的第三段,第五句话说: 像肖洛霍夫是苏联的共产党员,他们的作品依然是经典,依然在被千百万人阅读。 诺贝尔文学奖 为什么给肖洛霍夫? 2013年1月27日,新浪网有篇网友文青桥的博客:《诺贝尔文学奖与苏联亡党亡国》做了披露摘录于下 文学的力量是巨大的,以至于好多人说文学引发了十月革命。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性也是世人有目共睹的。十月革命的伟大成果,那个曾经极其强大的苏联,据说也是在很大程度上被文学搞垮的。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,几乎每个年代(除二战的40年代外)苏联都会被诺贝尔一次,一共五次,直到苏联亡党亡国。 最早被诺贝尔的是蒲宁, 一九五七年,中央情报局发现了在苏联没有出版却被走私到意大利出版的《日瓦戈医生》。该书对从十月革命到二战前期苏联阴暗描写,使他们感觉如获至宝。中情局会同MI6(英国秘密情报组织反苏情报部),联合苏联流亡在外的反布尔什维克势力,修改并印制了该书俄文版,以便提交到评审委员会。一九五八年,该书的作者帕斯捷尔纳克就被授予了诺贝尔文学奖。不仅如此,该书还被西方以多种文字出版,起到了抹黑苏联的作用。 诺贝尔奖两次授予了反共反人民的作家,再加上中央情报局的介入,该奖的政治性引起了苏联的警觉,所以到了六十年代初,诺贝尔文学奖在苏联已经有点臭了。狡猾的西方看到了这一点,为了加强诺奖的打击力度,他们调整了战略,搁置了诺贝尔《伊凡 杰尼索维奇的一天》作者索尔仁尼琴的计划,于一九六五年出人意料的决定将该奖授予苏共中央委员,苏联文化意识形态领域的统帅人物,《静静的顿河》作者肖洛霍夫。此招之高,堪称 诺贝尔木马 。其一,《静静的顿河》几乎与《战争与和平》媲美,但谁是作者有争议,如果作者另有其人,大有文章可做;其二,肖君是苏共高官,此举即可抵御人们对于诺奖政治性的诟病,又可解除苏联对此后诺奖的警惕;其三即使肖君不被收买,也会提高诺奖在苏联的信用等级。可惜苏联没能识破西方人的企图,兴高采烈地接受了这个大木马。 诺贝尔文学奖 给莫言与给肖洛霍夫很相似。 相似之一,2000年瑞典文学院把 诺贝尔文学奖 给了中国人高行健,碰了钉子,中国指出: 瑞典文学院的倒行逆施,极大地伤害了中华民族的感情,这是对12亿中国人民的严重挑衅 据此,我们可以认定,瑞典文学院是一贯反动,一贯敌视红色政权,一贯敌视中国人民的彻头彻尾的反动组织。 相似之二,12年后瑞典文学院选中了莫言。他虽然不是中国的高官,但是,他是受到中国高官的青睐、保护的!《丰乳肥臀》受到革命作家严厉批判后被禁,莫言也被迫离开部队。接着莫言连写了两篇反攻文章:《读鲁迅杂感》落款1996年12月31日深夜,纪念《丰乳肥臀》出版一周年。《毛主席老那天》落款1997年。很快《丰乳肥臀》在中国又出版了!在美国也出版了!很快莫言当上了中国作家协会的副主席!瑞典文学院的先生们政治臭觉是很灵敏的。 相似之三,一炮打中,中国 热烈欢迎 ! 不知苏联怎样 兴高采烈地接受了这个大木马 的?中国的 热烈欢迎 ,可是空前的!对这次 热烈欢迎 ,我写了《莫言得 诺贝尔文学奖 后的一些怪现象》,做了辑录。 中国的 热烈欢迎 ,是 诺贝尔文学奖 这个大木马 ,进入中国的一个方面, 这个大木马 进入中国还有另一方面。 中国共产党是毛泽东思想培育的党,中国人民是毛泽东思想培育的人民。 诺贝尔文学奖 给莫言一公布,立刻引起中国人民的愤怒!对此,我写了《莫言获 诺贝尔文学奖 ,立刻引起中国人民的愤怒!》做了辑录。这两辑录都收入了我的评论集《评 诺贝尔文学奖 给中国人》这里就不赘述了。 莫言说:萨特、肖洛霍夫 他们的作品依然是经典,依然在被千百万人阅读。 意思是影射他的作品与萨特、肖洛霍夫一样, 被千百万人阅读 。 萨特作品写的是什么不清楚。但是,萨特在《拒领诺贝尔文学奖的声明》中说: 我的同情无疑趋向社会主义, 我当然希望 优胜者 ,也就是社会主义能取胜 。 肖洛霍夫的《静静的顿河》360网介绍 《静静的顿河》小说构思于1926年,四部分别于1928年、1929年、1933年和1940年出版,前后历时14年。《静静的顿河》展示了1912到1922年间,俄国社会的独特群体 顿河地区哥萨克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、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以及国内战争中的苦难历程。主人公葛利高里,是生长在顿河岸边的哥萨克,他动摇于妻子娜塔莉亚与情人阿克西妮亚之间,徘徊于革命与反革命之间,他既是英雄,又是受难者,他有着哥萨克的一切美好品质 勇敢、正直、不畏强暴,而同时,葛利高里身上又带有哥萨克的种种偏见和局限,在历史急变的关头,他徘徊于生活的十字路口。作者用悲剧手段,塑造了一个个性鲜明的男子汉形象,从葛利高里身上,读者能感觉出作者对人的尊重。 《静静的顿河》展现的是哥萨克人如何通过战争、痛苦和流血,走向社会主义。 作家的作品,不论是经典还是 毒品 ,出版流行在社会上,总是有人阅读的,但是经典, 毒品 ,给读者的影响是不同的。颂扬社会主义的作品,会让资本主义国家的读者向往社会主义,会让社会主义国家的读者热爱社会主义。 法国人读了萨特的作品,对社会主义能反感吗?苏联人读了肖洛霍夫的作品,能反对社会主义吗?中国人读了你莫言的 作品 ,能热爱社会主义吗? 说 诺贝尔文学奖 给莫言与给肖洛霍夫很相似,是说瑞典文学院给 奖 的目的很相似; 热烈欢迎 很相似。莫言的 毒品 与肖洛霍夫的作品是不相似的。 2020年5月3日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